政府与热点部门网上听取市民意见与建议

2019-04-22

而问题跟着也就来了:物业企图将物业费与车辆通行捆绑在一起,这是明显的涉嫌违法犯罪行为。

因为,业主车辆进出小区属于宪法上的通行权,属于自然人固有的权利。 而收费则属于民事上的权利,以双方有约定为前提。 由于通行权的法律位阶高于收费权的法律位阶,当二者发生冲突时,低位阶的法律应当服从于高位阶的法律。

物业动用保安拦车不让通行,强行剥夺业主的通行权,属于敲诈勒索的违法行为。

如果是根据物业经理要求行事的,那么,在查证属实之后,物业经理与保安构成共同违法或犯罪,可对物业经理及保安行政拘留。 情节极为严重的,应当依法立案,通过司法程序,追究其刑事责任。 现在进入惠安小区的天福物业根本没有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恰恰说明这个物业公司根本就没有法制意识。 而另一方面,也就是惠安业主们,根本就不认为天福物业有合法身份可以收费。 因为天福物业的进入,确实绕开了法定程序。 二、天福物业涉嫌非法进入,惠安业主根本不认同其具备合法身份有足够证据证明:天福物业进入惠安小区没有经过法定程序。 天福物业是所谓的惠安小区业委会与惠安居委会,联合“代表”全体惠安业主引进的。

(中间这个女人就是惠安居委会的郝主任)《物权法》第七十六条明确规定:“选聘和解聘物业服务企业或者其他管理人,由业主共同决定”。

而不是由业委会决定。 如果业委会要在选聘物业的过程中依法作为,就必须按照《物业管理条例》第三十四条规定:业主委员会应当与业主大会选聘的物业服务企业订立书面的物业服务合同。 现在惠安广大业主的强烈质疑是:第一,你居委会的郝主任连惠安的业主都不是,你凭什么代表我们?第二,所谓的惠安业委会有什么权利在重大事项中代表业主选聘物业吗?没错,《物权法》和《物业管理条例》是规定街道办可以指导业主大会选举产生业委会,但是没有让街道办、居委会这些政府基层组织越俎代庖来包办。 惠安居委会直接插手的行为,直接触犯了《物权法》和《物业管理条例》。 惠安业主有权依据《行政诉讼法》,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由此可见,天福物业被质疑“未经法定程序”进入小区,已是铁板钉钉的事实,不容否定。

而一个没有经过业主大会法定程序、即业主共同决定而引进的物业,在法律意义上说属于“非法进入”。

一个没有合法身份的物业凭什么向广大业主收费?换句话说,广大惠安业主凭什么相信天福物业?三、天福物业涉嫌暗箱操作,毫不知情的惠安业主们拒交物业费《物业管理条例》第三十四条不仅明确规定,“业主委员会应当与业主大会选聘的物业服务企业订立书面的物业服务合同”(不是业委会与自己选聘的物业服务企业签订合同),而且还明确规定:“物业服务合同应当对物业管理事项、服务质量、服务费用、双方的权利义务、专项维修资金的管理与使用、物业管理用房、合同期限、违约责任等内容进行约定。 ”实际情况是,所有惠安的业主根本就没有看到这个合同在哪里!这个由所谓的业委会和居委会与物业签订的合同里面都说了些什么?天福物业能够对惠安业主带来什么样的服务?其服务标准是什么?其服务承诺是什么?其制约措施是什么?达不到承诺的标准怎么办?整个小区的收费内容都包括什么?支出都包括什么?收支平衡的预算是什么?工作制度在哪里?投诉以及处理的管理机制是什么?业主与物业的沟通平台什么样?另外还有收费的价格是由谁决定的?官方物价部门的审批书在哪里?——什么都没有,一笔糊涂账!你们天福物业什么都没有,或者你天福物业有合同但是你们对广大业主什么都不公开,你凭什么让广大业主向你们交费?四、天福物业的服务极差,惹得惠安业主天怨人怒一是天福物业雇佣没有园艺师资格证书的人随意砍伐粗暴修剪树木。 造成近二十年的省级模范绿化小区的大面积被毁坏。 有图为证:。

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 | 国家工业和信息化部 | 国家住房和城乡建设部 | 国家科学技术部 | 中国电信 | 中国移动 | 中国联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