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假酒,全靠这帮传销佬

2019-05-07

下午快下班的时候,陈仔的叔叔陈老板开车过来了,见到陈仔就是一个大耳光,“咣”的一声,陈仔的脸瞬间红肿,接着问我们:“这狗卵犯什么事了?”我答:“酒驾,之后撞了保安亭,并把一个保安给打成轻伤。 此外还态度恶劣,拒不承认。

最主要的是——这卵仔尿我一裤子,暴力袭警!”陈老板很是尴尬,做势又要打陈仔,但被我们给拦下了。 他忙道歉:“对不起啊这位警官,这狗卵他爸是个烂赌鬼,从小就不管他,他妈也早就跟人跑了。 这不,一直都是我带,我没啥文化,平时忙着看厂。 真的对不起啊!我替他道歉。 ”接着他话题一转:“警官,这卵仔要怎么处理,会不会坐牢?”我轻描淡写道:“虽然他不承认,但是证据确凿,那么无非就是关几天的事了(行政拘留)。

如果他肯承认问题,并愿意赔偿,我们可以叫当事人过来调解,至于那个保安原不原谅他,这就说不好了。

”那天晚上,在陈老板赔了几千块钱的医药费和精神损失费、并表示过几天估好价格就会赔偿被撞坏的岗亭后,陈仔和被打的保安签了谅解书。 我送他们到单位门口,陈仔上了车后陈老板把我拉到一边,说道:“实在不好意思这位同志,改天我请您吃饭赔罪!”我这样的套话听多了,没当回事:“不用了陈老板,把你侄子教育好就行。 ”“我这人不乱讲,我是认真的。 ”陈老板坚持。 过了几天,陈老板不知从哪儿搞到我的电话,还真邀过我好几次要请吃饭,我心想自己不过是一个小警员,应该不至于让他因为这点小事如此破费,不愿节外生枝,便都婉拒了。

陈老板也很识趣,之后就再没打过电话。

3过了段时间轮到我休息,那天晚上交完班,跟我一组轮休的两个老同事叫住我,其中一个是老唐,他问我:“今晚有安排吗?”我不知道他们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说道:“没,一会儿回家睡大觉。 ”老唐一拍手:“那晚上我们请吃饭,介绍个老板给你认识!”没等我拒绝,他们就把我推到了车上,拉到辖区外某海鲜饭店后,进了一个很大的包厢。 一进去我就发现里面除了陈老板,还有三四个浓妆艳抹的“白领精英”,和另外两个膀大腰圆的老板。 陈老板一见到我就搂住我的肩膀,老唐过去跟他握手,笑呵呵说道:“哎呀陈老板,上次喝完酒,这都多久不见了,你最近又去哪发财了?——你要的那小伙子我给你叫过来了!”看到老同事如此恭维,想必这个陈老板有点来头,于是我也主动攀谈起来:“哎呀陈老板,如果不是两位前辈带我过来,我都没那个好运来沾沾你的贵气呢。 ”陈老板招呼我们入座,并倒了杯红酒:“小兄弟你太客气了,我侄子的事多谢你啊,叫你那么多次都在忙工作,这下好不容易有空了,还这么见外!这样,我没大你多少,叫我陈哥吧!”说着,陈老板开始介绍在座的几位,那两位胖老板是某高档楼盘XX湾的老总,至于那几个“白领精英”,陈总说:“听说你还没结婚,这几个都是留学回来的,我回头介绍你们认识啊。

”他们边喝酒边吹牛,过了一会儿,我多少听出个由头来了:原来,我的这两个老同事曾经帮地产老板搞定了员工讨债闹事的事,他们“为了再次感激”才组织了这个饭局,陈老板估计只是被拉来买单的——没我什么事,所以,我就偶尔抿一口酒装个样子,闷头吃饭。 陈老板看我不怎么喝酒,问:“喝不惯红酒啊?”我应酬道:“是啊。

”话音刚落,陈老板就不知道从哪拿出一个矿泉水瓶子,兴高采烈地说:“这是我们老家的番薯酒,我自己酒厂酿的,味道非常甘醇,特意带给大家尝一尝。

”说完,马上开始给我和两个老同事倒酒,那两个老板则坚决不要,其中一个还讥讽道:“老陈啊,你那个饲料厂也能叫酒厂?不过是个酿土炮(自制米酒)的黑作坊,你还真当自己是什么阔佬啊?”我看场面尴尬,便借故去厕所醒酒,没想到不一会儿陈老板也进来了。

我问他:“陈老板,原来你是开饲料厂的啊,怎么也做酒?生意怎么样?”他对我半抱怨半回答道:“唉,不赚钱,一斤成本三四块钱,也就能卖上6块钱。 一年卖不了几吨,都不够人工的,还好虾(饲料)厂赚点能小钱——不过怎么样都没有他们炒地的赚钱!”“对了,你那酒是什么牌子?我爸爱喝土炮。 ”“没牌子,就只能卖给小卖部。 ”“创个牌子咯!”我们有一搭无一搭地聊着。 “哪有那么容易,有个牌子能干啥,卖给谁?没销路还不是一样。 ”这时,正好有几个看起来像是传销佬的家伙过来上厕所,我赶紧截住了话头。 出来后,我指着刚进厕所的那几个大谈“国家政策”的传销佬,半开玩笑地对陈老板说道:“卖给传销佬咯!你要知道,传销可是带动了我们市的GDP啊——搞房产的靠传销,菜场卖菜阿婆靠传销,商店卖衣服也靠传销,哪怕是卖小板凳的都能靠传销发财,你这个没准也行,哈哈。

”陈老板神情严肃看着我,憋了半天说道:“之前有不少人也这么对我说过,我一直以为是开玩笑,没想到你们也这么想。 看来卖酒给做传(搞传销)的,真的是个商机。 ”“我也只是顺口说说,你别当真。 ”42014年初的一天,我在单位门口小卖部买水时“偶遇”了陈老板。 他一见面就说:“那晚真的是对不起,我也教育过细陈(小陈)了。

这次来,我是想麻烦你一件很重要的事。

”“陈老板,什么事你说吧,不过事先声明,违法乱纪的可不行。

”“不会的,不会的。 ”他的要求很是奇怪:想找一些传销笔记或传销书。

我带他到门口的垃圾桶旁,指着里面丢掉的一大堆材料说:“喏,这玩意我们每次抓传销佬都能收几塑料袋,你要多少有多少,免费,不嫌脏的话你自己找啊。

”没想到陈老板还真在垃圾桶里翻找起来,我看着他,在一旁讽刺:“陈老板你这开厂的大老板,好端端的实业不搞,想进军传销业啊?那玩意太虚,你搞不定的,只会倾家荡产、家破人亡,难道你想让你女儿成为传二代啊?”陈老板没理会我的讽刺,说道:“我回去后跟老婆女儿商量了一下,觉得你那晚说的话很对。

”我立马警觉起来,半真半假半威胁道:“我那晚说了什么?你别乱讲。 ”陈老板没再说话,捡了一堆传销材料后便告辞了:“我走了,多谢你了。

祝警官工作顺利,早日发财啊!”。

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 | 国家工业和信息化部 | 国家住房和城乡建设部 | 国家科学技术部 | 中国电信 | 中国移动 | 中国联通